menu
leon
what makes me such a monster.

To Molly

Molly 同学,你好!

说来惭愧,早就想好要写的信,到现在才动笔。当初说好的时间南京还是沐浴在飘飘洒洒的雪花中,几经思虑提笔又在座椅里辗转掷笔,如此反复现在暖暖的风都能钻进短衬衫里打转了。莫名又想到了胡适之去英国留学打牌的事情,看来人得拖延症都大致相似啊(笑)。以前我找学长借过一盒孟京辉的戏剧碟,其中只有两个多小时的《恋爱的犀牛》,我断断续续看了好久,最后整盒碟拖了一年之久,还给他时聊到了为什么这么久,他还先于我说道,看这个是要心情的,我理解。不管其他方面,要是你能发现你深藏于心的一种向往,或者说是人生观能共鸣的人,你会发现这个世界还是很有味道的。

到如今依然喜欢写信这种方式,想必你也是个对生活有所期待的人吧。现在很多社交工具,虽然借此大家都触手可及,但实则这是在消磨着人们久别未见的期待值,待将期待值消失殆尽时关系就稳定在一个寡淡的水平,再次相见时明明好久不见,而网上昨天才刚道过晚安,这就有点像道理懂得很多,但是认知和行为跟不上,有一种奇异的错位感,又似提笔忘字一样,这是时代的特征。遗憾的是,它也正由我们来体现。这也正是我为什么喜欢写信的原因之一。另外,它留有足够长的缓冲时间,让我从日复一日的工作中抽身出来,怀着适当的心情去认真的斟酌字里行间的意义。而且每次写字的时候,都能想到以前一些挺美的事情。藉由网络,逻辑上的距离一步一步缩短,而书信却恰恰能体现实际的距离,试想如此辽阔的土地上,如此浩渺的星空下,在很远的地方有一处光芒正与你遥相呼应,这不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吗?正是因为光芒之微渺,我才有无穷大的力量。

说起工作,真是一下就沧桑了起来,虽然平日里我从未这样觉得。小时候憧憬的不是工作,是未来无限的可能。如今就是其中一个,当把这两个时间点联系起来的时候,我发现真的很神奇,在中间折叠的时间两边,两个时间点的我就这样隔岸相望。其实工作并没有以前长辈们说的那么辛苦,社会也并不是那样险恶,可爱的人儿还是有很多的。追着优秀前辈的脚步也是日常的乐趣之一。不过有一件事我想得不是很明白,高考前的时候报专业,我无意在杂志上看到测绘,想想出去四处跑跑应该是挺美的一件事,每天都有不同的风景,大好时光就应该洒点汗水。可是大学过半,我发现我对代码似乎更加有感觉,于是如今成为一个码农,过上了当初嗤之以鼻的日复一日的生活。 我喜欢的是我做的东西,不是日复一日,我有远大的理想,也许十几二十年之后我仍在为其努力,可是我喜欢的是不是我真的喜欢的呢,如果不是,那么每天清晨上班路上和曦的阳光,清脆的鸟鸣,元气满满的我,这些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呢。现在想来以前对人对事都是我觉得喜欢,或是我觉得不喜欢,时间久了才会与内心有冲突。这么一想,你看人生处处都是矛盾,是不是很有趣哈哈。

诸多讲述,也无实物,无非还是由单纯的学生到背负更多东西的“人”而引发的思考。下次我们聊一些开心的事情吧。你最近在做什么呢?最近我在研究一些有意思的事情,比如要不要用三种方式给你画个像?或是声音绕地球一圈给你点个灯?哈哈哈开玩笑,今天愚人节。

早起记得打个招呼,风会捎给我的。期待见信。

Leon 2018.4.1


共有 0 条评论

Loading...
发表评论

昵称不能为空
邮箱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