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leon
what makes me such a monster.

梦做在我

北方的空气异常干燥,寒凛的气流钻入鼻腔涌入肺部,犹如夏天痛饮的冰激凌,让人不住地哆嗦。一阵寒风袭来,我裹紧了围巾埋下头,赶紧加快脚步。

“喂。”她冲我喊道。寒风呼呼在教学楼之间穿梭,绕过的树梢也跟着一起沙沙地摇曳。她声音并不大,但是在空旷的校园里格外明显。

“嗯?”我回过身来,艰难的用鼻梁维持住围巾不让它掉下。

“陪我一起转转吧。”她看着我。

“嗯,好。”说完我转身接着朝兰苑走去。

“喂——”她伸手指着镜湖,“那边。”

“大晚上的又黑又冷有什么好看的,走,回宿舍,待会宿管阿姨又生气了。”我想用眼睛把她给瞪回去。

显然她不吃这招,她说:“没事儿,反正后门从来都不关。”

“湖边风大,小心着凉。”

“你不去我自己一个人去。”说完她就径自走上桥。

我无奈。

月正当空,不知是适应长时间夜色中行走的缘故还是其它,周围顿时明亮起来。皎白的月光泼在地面一层积雪上,银白的雪反射出凉凉的光,月照着雪,雪映着月,整个校园就好像一个银装素裹的童话世界一般。

我轻轻迈着脚步,生怕会打破这精致的宁静。

“咯吱——咯吱——”她双手插进口袋,暖鞋一深一浅踩出各种形状,低着头,仿佛在欣赏一件杰作一般。

我瞪着他,食指比上嘴唇,隔着围巾冲她示意:“嘘——”

她眨巴一下眼皮以示意。然后她就用近似于跳跃的颠步走向湖边。

我恨不得扯下围巾来叹口气。

湖面已经结上了厚厚的一层冰,在白月光下一片灰蒙蒙,往日柳树有荡漾在水中的倒影,如今只有孤零零的影子凭风摇曳。远处湖面变得模糊,竟有几分像这多雾日子里的天空。

我和她站在台阶上,这儿离湖已经很近了,月光拉出两条长长的影子。似有若无的风掠过耳畔,掠过鼻尖,我已经感觉不到温度了。

难得这么长时间的宁静,我奇怪的侧过身来看她,她也有所感应目光投向我。

风把她鬓角的发丝拨上鼻梢,她伸手别向耳后,月光洒在她的脸上,像是镀上去的一般。她鼻尖通红,发丝不住摇摆。

“今天月亮好大。”她抬头看着月亮。

“是啊。”我看着她。

我能感觉到她鼻尖的温度,凉凉的,像是手掀围巾时擦着脸颊的感觉。

我感觉脸颊在微微发烫。

我把脸凑过去,闭上了眼睛。

我感觉脸在发烧,耳朵发烫。

我有点喘不过气来。

我睁开眼睛,呼吸困难。

大手一挥,掀开被子,够着灯,坐起来。头被被子闷得发烧,双脚依然一片冰凉。把头埋进手里,顿时又是一片冰凉。

操,又失眠了。


共有 0 条评论

Loading...
发表评论

昵称不能为空
邮箱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