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leon
一个脱离了高级趣味的人
李小强奇遇记

昏黄的街灯打在水果摊上,这是这个点唯一一家开门的店铺了,水果摊老板挥着蒲扇边扇风边驱赶蚊子,电视里正放着中央8套的连续剧,晴朗干燥的大街上毫无声响,只能凭着露在外的小腿感受到依偎在地面的凉风,走路拖几步鞋子的声音显得格外刺耳,深呼吸,肺里面都是清爽的味道。

显然这样的令人愉悦的天气不常有,现在我闻到的都是被雨水打湿了的空气的味道,不是大雨滂沱的雨,也不是淫雨菲菲的雨,而是缠绵悱恻的雨,是要发生点什么事情的雨。

这条街还是这样。雨水顺着一中门口的小斜坡积聚在前面的小水沟里,小雨缠绵不断,积水涓涓长流,长而久之积水沿着马路顺流而下,两旁积水大有沒过马路汇合成流之势。雨水打在伞上啪啪作响,我小心地踮起脚尖淌过积水,踩到路旁的地砖上。斜风细雨铺在脸上分外凉爽,两边的这条路我是如此熟悉,它的地砖纹路我都记得一清二楚,早出晚归我曾在这里来回走了三年,再次踏上来竟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沿着路一直往前走,心里默数两个胡同口,看见马路斜对面那家关了门的豆浆铺子,停下脚步。站在这边的胡同口,许多以往的事情涌向脑海,那座卧居三年的小楼依然矗立在胡同的那端。我放缓脚步,仔细回忆着当初走过这里时的心情。

推开铁门,还是长有青苔的石阶,还是坑坑洼洼四处积水的院子。站在院子中央,小楼正对面是别人家的楼墙,楼墙上只有一扇窗户,而窗户里住着一位女孩,虽然三年过去了我都没看清楚她长什么样,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只是她每次在我经过院子时会关一下窗户,而每次关窗户的声音都让我心往地下咯噔一沉,加快脚步锁门回房睡觉。小楼左边则是媳妇张和伟哥的居室,每次我妈把我的被子拎到他们楼顶去晒时,他们总是弄点什么东西上去然后嘲笑我。在我左手边,在院子里,是一座独立卫生间,只有一个门和侧面开了一扇窗的卫生间,我曾多次向我妈反映过里面灯泡不尽职时而亮时而不亮的,我妈一直当耳旁风,后来我反映得多了这灯就干脆不亮了,我也懒得反映了,怕再反映它就哪天生气就给炸了。推开门,这推开门,这卫生间还是这样,全靠侧边毛玻璃透一点光。反手关上门,记得以前在这里边洗澡的时候怕黑会很害怕,昏黄的路灯透过毛玻璃只能提供一点点的可见度,而其中有一丝穿过玻璃边缘缝隙的光,刚好打在胸口,像一座被斜切的十字架,总不禁觉得寒瘆。黑漆漆的晚上脑子里总是止不住的想象,有雨水渗下来滴在脸上我总怕它是红色的,是从趴在卫生间黑漆漆看不见的天花板上的什么东西嘴里掉出来的,它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趴在天花板上,脑袋翻过来看着你,嘴角扬起来快要接到眼角,但是依然有红色的东西不住的往下流,你抬头看它时它出现在你身后,你转身看它时它又趴在天花板上,而当你闭上眼睛时它又笑着在你面前无限逼近你的脸。所以每次洗澡我都像经历过生死大劫一样。想到这里,我不禁好笑,年轻真是生活丰富。这时雨水滴在脸上,我不禁抬头

 

啊————-


共有 0 条评论

Loading...
发表评论

昵称不能为空
邮箱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