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leon
what makes me such a monster.

人间妖娥

窗外的雨打在树叶上沙沙作响,还不时飘到玻璃窗上拉出长长一条水渍,饮水机加热着纯净水在低声轰鸣,电风扇哗哗摇曳,阵阵清风从背后袭来。望着屏幕上一闪一闪的光标,我双手撑着脑袋,刚才要做什么来着?

这个月不是第一次发生这种情况了,但是最近愈演愈烈。上上周下楼到超市逛了十分钟,硬是没想起来自己下楼来买什么,最后只好刷了一瓶饮料回家,坐下来准备写东西的时候才发现墨水用没了,于是又折返超市买墨水。上周出门在电梯上想起什么来,出了电梯就忘了,直到坐上车才记起来门没有扣上里边的锁,于是跑回去闩上门。前几天傍晚挺闲散步大马路的时候发觉家不是在马路另一头吗,于是回头走回家,走到家门口才想起刚准备去和朋友一起吃饭来着,我又不得不喊上出租车去赴约。

硬盘不时发出“嗞——嗞——”的声音,我双手压在键盘上,望着一闪一闪的鼠标,我刚才要做什么来着?闭上眼睛夹着下嘴唇,我现在不渴也不饿,待会也没有朋友需要赴约,门已经关好,现在写的一段项目已经调试完毕,路由器一闪一闪网没有欠费。好像没有什么能打扰到我现在写东西的状态,嗯,没有。我伸个懒腰继续工作。终于十分钟后,笔记本“嗞——”的暗下来,漆黑的屏幕映着一张苍白又憔悴的脸。

对了,刚准备给笔记本插电源的。

反复折腾了一小时,从各种搜索引擎找来各个版本的各种数据恢复软件,最后才恢复了文件的百分之七十,中间还夹杂着各种乱码。又是一番调试加修改,如此反复,合上笔记本的时候又过了两个小时,时间真经不起折腾。

冲完澡关好门躺在床上,白天一点一点被蚕食的思绪这时汹涌奔来。辗转反侧了好一会才拼平静下来。

最近我到底怎么了?以前忘性大但也不至于此。是身体机能有宕机的趋势吗?随即我就否定了,每天早晨都在按着艾宾浩斯记忆曲线学习新的东西,这个习惯已经延续了好几年,规律性的作息不会使海马区域产生短期的异变,最近费脑力的事情也不多,大脑应该没什么问题。因为吸烟心脏偶尔会轻微的撕裂疼,但是每天晚上都在坚持跑步,心脏整体上也并无大恙。

一如既往懒散加拖延的性格使我在试图用已有的知识寻找解决问题方法的路上就此打住,翻个身,既然科学解释不了,不妨调侃一下怪力乱神吧。你说有没有可能是外星人在你面前,“啪”的一下按下了记忆消除棒的开关?记忆消失的问题倒是解决了,但是按完之后那么大一个外星人不还是站在你的面前吗…那么会不会是《三体》里边所写的智子作祟呢?如果是智子的话就应该坦然了,和其他人一样生活了二十几年结果一直都活在楚门的世界里,更何况这就像缸中之脑一样无从验证。

那会不会有一种专门吸食人的记忆的吸血鬼呢?不知道你有没有过这样一种情况,当你走进一间房子的时候,突然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要做什么了,然后悻悻地走出房间。其实这个时候它就在门上的墙角狰狞地看着你,等你一进门它就跳下来咬住你的脖子吸食你的记忆,等你回过神来它早就飞走了。

想到这里我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家里只有我一个人安静的很,它飞走也得留点动静不是?黑灯瞎火的干嘛自己吓自己。定好空调裹紧被子,整理整理思绪睡觉。

 

 

——咦?我刚才想什么来着?

门“啪嗒”一下关上了。

呵,风真大。


共有 0 条评论

Loading...
发表评论

昵称不能为空
邮箱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