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夜漫漫


Amazing,睡了半天翻来覆去一看表2:22,索性不睡了,难得有个双休,明天不上班,今天没有时间下限,开心,不说话,默默跳舞。
对面的等还亮着几盏,都是性情中人。小区里有很多猫,因为每次回来都能在灌木丛里发现它们;小区里有很多小狗,因为每到这个点它们都选秀一般引吭高歌此起彼伏。以前在家总是要么睡外房毗邻大街,赏赏月看看路灯觉得该睡了就睡,要么睡里房听着蟋蟀蝉鸣吹着风就睡着了,白天花大把大把的时间来养着兴趣让它慢慢滋长,毕竟暑假,每个暑假我都有漫长的空白时间用想东西去填满。直到前几天领工资才发现七月已经过完了,现在一看时间吓一跳八月都快过一半了,从来没有一个暑假让我觉得时间流逝的如此之快。而且现在也不能以暑假来称呼七月八月了,虽然我已经毕业近两月,但是让我意识到我已经不是个学生了这一点有点难。前不久合作伙伴的管理指着我问我同事,这小朋友来多久了?我:(⊙v⊙)?唯一感觉到有一点能承担的东西就是房租,几个人租了一间大一点的房子,不在上班的时间完全自己安排,早餐起不来,午晚餐自己做,感觉在有自己住的地方这件事情上很像《爱情公寓》,也只有这点让我能感觉到自己已经工作了。
我以前总是会想,12个小时以后我会在哪里,在干什么。比如我觉得最艰难的科一,挂了一次去补考,大冬天清早去赶公交,坐在候考大厅又冷肚子又疼,还得时时看着批次有没有到自己。当时极为难受,但是看着表从八点多到九点多到十点多,我想再有两个小时,不管中间会经历什么,两个小时以后我一定会坐在宿舍里淡定的躺在床上玩手机。所以当时令我最难受的不是诸般不适加身,而是时间流驶得如此缓慢,因为中间很多事情是不确定的,但是在即将到来的未来有一个确定的可以预见的期待,我只要熬到那个点就会是另一个状态了。毕业回家的路上特别热,我拉着五十斤的箱子在山路颠簸,但是明明24个小时以前我还在和那群傻吊扯些有的没的,24个小时后我却在山路上辗转,以前经历过很多次,但这次不同的是24个小时后的我再也不属于那个地方,再见面就不是归来,而是惊喜了。
有时候短时间经历很多会让人感到一种错位感,很玄幻。而对于时间忽短忽长的认知也看到过这么一种解释:

“五岁的时候人的记忆有五年,这时候过一年,到六岁时,记忆增加了五分之一。六岁到七岁,记忆增加了六分之一。七岁到八岁记忆就只增加了七分之一。以此类推,到了二十岁的时候,过多一年,记忆便只增加二十分之一。这一年的时光虽然没变,但是参照物变了。所以大家就感觉时间过得快了。可能等你六十岁的的时候,过一年记忆只增加六十分之一,那时时间就过得更快了。”
知乎 ----肥肥猫(原文@肥肥猫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8626263

嗯,这么可爱的解释我给满分。
坐在我工位旁边的是我的头儿,也是一位前辈,虽然比我大十岁,但是我觉得他要是年轻十岁我能和他打成一片把他按在地上摩擦,连写这段话想这个镜头我都忍不住抖腿笑出声。因为他长得好像我一位老同学,那老同学特听话,想着我要听一位听话的老同学的话我就忍俊不禁。平时头儿行事略呆,什么话题他都能给你尬上一会,不过考虑到人家已经干了十年计算机,而且程序员都普遍有着或轻或重的社交障碍,可以理解,但是不能忍住不笑。虽然平时呆呆的但是拿起键盘就雷厉风行坐镇中央指点江山挥斥方遒,新来的那几天在做SDK二次开发的时候对于有些东西不了解,有个问题我研究了好几个可能存在的地方,一直调bug,做个仰卧起坐脑子里都在想i++,吃完饭想着要不要把碗这块内存释放掉,做噩梦想着野指针又瞎乱读地址了,有点走火入魔,遂求助于他,他:你把问题先描述一下。我:#¥%……&*……¥%……&……%¥)。他:好了你不用再说了,你这代码我也不用看,你把地图监听析构一下就好了。回去一试果然又是那个活蹦乱跳的指针惹的祸,服。我们平时就叫奇哥,想起他的自我介绍:你好,我叫x奇,奇怪的奇。
说起奇哥不得不提起另一位——伟哥,伟哥极度反对我们叫他伟哥,然而反对的唯一作用就是让我们知道了他对此是反对的,其他并没有什么卵用。实习的时候我坐在伟哥旁边,当时我就亚历山大——卧槽我们公司颜值都这么高的吗?伟哥真的是有史以来活人中我见过活生生的最帅的了,光帅就算了吧,本科传奇按下不表,武大研究生毕业,嗯很优秀,公司有事没事来一波人过来向他请教问题,问原理问实现,还是我们培训的老师,这些都能忍,还特么也是测绘毕业的,这让我难受到面无表情。日常坐在他旁边被他吊打,被血虐。伟哥比我大三岁,我感觉也没什么他老是说自己老,整天跟我卖老,3月份他生日,自己买了个蛋糕分我们吃了,他:来吃蛋糕。我:(。・`ω´・)。吃着吃着我问:你今年多大了啊?他:27。我:哦那差三岁就到30了噢。他摸着心脏表情痛苦:就不要往上扎刀子了好么。我们笑,赶紧救场:不不不我的意思是祝你越活越年轻。伟哥干脆开始看屏幕撸起代码,旁边猴哥已经笑翻了。伟哥平时很关照我们,真是手把手的叫我写代码,有一次一个前辈分配了一块任务,第一天没完成第二天困得要死实在有卡点就问伟哥,我:我昨天4点睡的。伟哥:你干嘛了?我:调代码。伟哥:其实你们不用这么拼的,他们那边有压力交给我,你尽管按我说的做不用管他们。又没多久有问题找他,我:昨天我3点睡的。伟哥:你又调代码去了?我:不,失眠。场面一度很尴尬,不过,可以理解。直到现在我调bug感到焦躁时,我都会先沉静下来,想到伟哥教我的慢慢一层一层找,找到问题函数纠正过来,然后要是觉得代码写的不好,我就在前边注释上:code by 伟哥。
前几天网上搜教程,认真看了好几篇,准备去人家博客底下好好膜拜一下,后来发现人家是个高中生,真的是要气哭了。有时候你看前面的前辈栽着树,高深莫测背影遥不可及,后面后生动不动有人写出的方法比你的好太多,夹在中间总感觉有人逼着你往前。也就像蒙田提到的,能弥补以前匆匆逝去的时光的,也大概只有以后时间的有效利用了。前路漫漫,任重道远。
因为工作的缘故闲暇时间很少,要学的东西很多,不过我从未放下对文学向往的心。因为很多东西,你身在其中并不察觉,但是你意识到这些之后你就会发现很多东西是很有意思的。这种感觉很微妙,就像有些人知道茄子可以长得像西红柿一样时那种心情,但是你很难向一直吃这种形状茄子的人传达这种感觉。
也抖了将近两个小时的腿,外面的智障青年终于不唱了,一瞥时间4:46,nice,明儿有个正当的不吃早餐的理由了。

Submit
Title - Artist
0:00